{學生佳作}真誠的道歉-國中

一份真誠的道歉,除了需要面對犯錯的自己外,還需要具體的行為改善方法,並且降低未來再發生的風險;而「道歉」的本意,也並非只為了得到「原諒」,而是為了更完整的表達心意。

真誠的道歉 楊○謙

病床上,聽著觀察心跳的儀器所發出的聲音,每響一聲,使我確信,這一秒,我仍以虛弱的姿態,苟活著。呼吸著鼻子裡頭放置的管子,不停運送來的純氧,不禁令我思考著,這項儀器是否將會陪伴我終生?看著滴管內的點滴不斷的落下,豆大的淚水不停地掉落,心中除了擔憂及懊悔外,更是對父母深深的歉意。

這是幸運呢,抑或者是不幸?在概率及命運的天秤前,我做出了人生中最莽撞的決定。縱使施打疫苗時護士小姐再三叮囑我們兩個禮拜內不能運動,然而看到那極低的概率,熱愛打球的我有了僥倖的念頭,誰知,正是這微乎其微的機率,不偏不倚地落在了我的頭頂。

凌晨兩點多,爸爸正好完成了近日繁忙的業務,卻還要拖著疲憊不堪的身子,帶著喘不過氣的我,前往大醫院進行治療。一路上,飛快的車速,使我明顯感受到爸爸緊張且焦慮的情緒,媽媽也在後頭不停地擔心著,到了醫院,我躺在了急診室的病床上,爸媽在一旁守候著,無時無刻的觀看著我心跳的數值,深怕一個不小心,就永遠錯過了急救的機會。看著一旁焦急不安的父母,此時的我百感交集,在忙碌的工作之餘,還要因為我一時的衝動負責,為我的健康煩惱、勞心,我用盡了全身的力氣,向父母用力了擠出了一聲道歉,然而,他們卻說:「別說話了!先好好休息吧!」想到這,又令我引起一陣鼻酸……

如今,逐漸康復的我,每隔一段時間就要回醫院監測身體狀況,爸爸也會為了這件事情向公司請一個短暫的假,每次去一趟醫院,心中,就會想起當初那一句道歉,而那一次全心全意的道歉,讓我確信,為人父母,是多麼偉大的一件事情,或許這就是父母對孩子,無怨無悔的付出吧!

真誠的道歉 黃○婷

成長過程中,與身邊的任何人,必存有分分合合,紛爭和矛盾的產生。而我從小脾氣倔強,無論犯錯與否,從不第一個低下頭認錯,吐出那一句,彷彿終日哽於喉頭的「對不起」。寧可犧牲一段珍貴的關係,也不願拉下那張自認還尚有尊嚴的臉。看來,從這天起,我不僅需要口頭上的道歉之詞,更得打從心底建立起一顆有感情,會慚愧的心。

這天是分組報告討論的首日,看著組員一一提出意見,卻沒有一個點子與我的想法有任何交集,宛如一條又一條的平行線。只見他們講得起勁,而我卻聽得無奈。當我逐漸意識到自己難以加入他們的討論,只好壓下最後一張牌,依仗組長的權力打擊所有人付出的努力。我一手攬下全部工作,將其他人的建議拒絕於一道高牆外,像斷了線的網路般,不再有聯絡。幾天後指導老師以主題無趣,內容過於單調,缺乏延伸思考空間等原因將我一人所製的報告無情退回,留下的只有飽受打擊的我及錯愕的組員們。

這次,我錯了。一路走回團體討論室,周圍冰冷至極的氣氛,我低著頭直盯著腳尖,此時只想挖個深洞,藏身於其。「對……對不起!」反覆確認這番話竄出於我的嘴,為保有面子而壓抑已久的這三個字,終究在無法承受心理壓力之下宣洩而出。不僅僅為這次的失敗道歉,而是為我的固執己見,我的幼稚不懂事,我的自以為是,我的不可靠給予真誠的道歉。這一次,我不持有任何一絲推卸過錯的想法,必須一肩負起責任,挽回局勢。

一句「沒關係」如熱水澆淋於冰磚上,化解了僵局,溫暖我冰冷的心,望著組員們諒解的眼神與釋然的笑容,我深感愧疚的同時也暗自下定決心,之後會好好改善自己的脾氣,嘗試與大家更進一步溝通討論。或許道歉不是解決問題的唯一方式,但適時的道歉,不論是認錯或退一步,都有助於人際關係中的圓融,人與人相處的和平。

真誠的道歉 郭○瑄

人都會犯錯,但錯誤的背後,我們都需要一個真心的道歉。人常常犯錯,不論是口角問題,還是肢體的侵犯,又或者一個誤會,都可能使人與人之間產生距離。然而,吵架和冷戰, 並不能解決問題,這時候,最需要的就是一句簡單的「對不起」。

我原本有一個朋友,我們倆很要好,有一次運動會,舉辦班際足球比賽,我們兩個都是場上隊員,比賽十分激烈,踢得不分上下,下半場結束時兩隊平手。接著進入了加時賽,場面逐漸白熱化。此時時間剩下十秒鐘,對方領先一分,我帶球突破,來到了對方的球門前,我的朋友也來到了球門前示意我傳球,儘管我非常想射門得分,卻還是照做了,結果他馬上被對方兩個人防著,因此,我大喊著請他傳球給我,他似乎是沒反應過來,愣了幾秒後,比賽便結束了。

因為這件事,我便和他鬧起了矛盾,他本想和我解釋,但我卻沒給他機會,每當見到他便將他視為空氣。有一天,我偶然聽到他和其他同學討論當天足球賽的事:他當時看到對方球員發現我請他傳球給我,因此已經對我加以防範了,如果傳給我,我們一定會輸,在想辦法時,比賽便結束了。我恍然大悟,認為自己真的非常過分,沒有給我的好朋友半點解釋的機會。我懷著萬分歉意的心情找到他,真誠地向他道歉。從此,我們又成了形影不離的好朋友。

人在和朋友的相處中,難免會發生一些矛盾和磨擦,可是卻很少見到有過失的一方能夠放下面子主動去道歉,以至於誤解越來越深。這大概是人生來就有與生俱來的缺點吧!我們常常為了「面子」,不敢承擔自己應該承擔的責任;這也可能是人們心靈脆弱的一面,不願面對自己的錯誤。遇到矛盾時,應該加以思考,並帶著最真摯的心向對方道歉。

Shih Yu Tang
Shih Yu Tang

用寫作改變這世界

文章: 51